babyisayno

ooc同人存放地

【Luke中心向同人】lucky(2)

*第二人称视角原著向同人,主skysolo,Han/Leia提及,轻微银河骨科

*虐预警

前篇:1-4

5

很快,本就会从他父母编织的蛹中脱壳,长出本▪索罗独特的形状。

他两岁的时候,你从纳布回到科洛桑,莱娅和本在港口接你。你揉乱他柔软的黑发,看他仰起小脸,喊你舅舅。

韩不在这里,他帮抵抗军采购武器去了,抵抗军的势力正在衰弱,新共和国并不支持军队,但你知道这是不能被取缔的火种。你见过皇帝死去,你知道帝国不会被一个小小的条约牵制住,他们的残余势力仍在阴影中蛰伏,等待时机。

本抬头时,你从他身边感受到原力,像绿色植物拧断的枝叶中滴下的汁液一般清新。他的眼睛不大,对照他父母儿时的影像时,你感觉不到他像任何一方。

本像他自己。这个想法让你欣慰。

你递给莱娅你们母亲的画像,你从纳布找到了原件,你被允许以阿米达拉议员家属的名义带走它,你把它交给你的妹妹。

新议员公寓里,你展开画卷,你的指腹划过母亲的脸,你第一次看到她的脸,那是一张和莱娅如此相像的脸,令你惊讶,令你悲哀。

“她真美丽。”莱娅轻声惊叹。

“和你很像。”你肯定的说,感觉到原力是如何将你们紧紧联系在一起:你的侄子在十米外的地毯上玩着球,你的母亲于纳布的墓地长眠,你的父亲在你的怀中死去,你的妹妹就在你咫尺之间,眼圈发红。

你伸手将她拉入怀抱里,她的声音从未听起来如此破碎:“真希望我有关于她的记忆。”我也是,你没说出口。

莱娅的情绪恢复得很快,像一位将军必须的那样,她的头还在你的胸口,语气却变回了正常的样子:“我读过关于她的一点文献,关于她短暂的一生。她是个伟大的女人。”

“我没有拿到关于他的画或者影像资料。”莱娅离开你的怀抱,你将画卷合拢,“父亲——在他还叫安纳金的时候。我听说维达毁坏了几乎全部的。”

莱娅不说话了,她沉默着看你收起画卷。

她并不想知道关于达斯维达的事。你知道原因——奥德朗的毁灭,奥加纳夫妇的去世,但每次意识到时你的胸口就更疼痛。你想说起码他爱他的孩子,你想说炸毁奥德朗是塔金下的命令,你想说你在恩多见过他年轻的样貌。但最终,你只是看向本,希望幸运的话,他永远不会知道他真正的外祖父的事迹。

幸运的话。

6

你和韩又坐在一条船上了,你第一次乘坐千年隼的时候只有19岁,现在你快29岁了。这几年你变得很快,就好像你父亲应得的年岁在你身上加倍生长了一般。你的身上生出更多的擦伤,大腿内侧的肌肉变得紧实,当你一天不刮胡须,它的毛茬就会长满整个下巴。

不过,你还是长着那张能被韩称为“小子”的娃娃脸,皱纹不是没有,但只在你自己会介意的程度。你怀疑在韩眼里,你还是和楚巴卡、R2、3PO一样从来没有改变。

不过韩就是韩,千年隼飞了那么多年,参与了那么多场战役却从来没变过,韩也好像没有变过,超空间跃迁时他还是坐在驾驶位置上,看副驾驶的你啃一个舒拉果。梨形的水果甜美多汁,你用它代替一餐。

你啃了几口,有一些果汁滴到手上,你不得不将它们从指缝间舔掉,你喊韩去拿餐巾来擦掉,韩好笑地看着你,表情像是在说“小子,你认为这艘船上会有餐巾吗?”

你恼怒地看着韩,下一秒,他探头过来,将你的食指指尖含进了嘴里。

被咬了几口的水果掉到了地上。

你惊讶地看着韩,抽回了手:“韩!”

韩只是看着你,用他那种好笑的眼神看着你,仿佛这只是一个戏弄你的玩笑。

然后他的眼神变了。

那个眼神促使你坐到了韩的大腿上,让他的手环住你的腰——像曾经无数次那样,但只有这次才有这种隔着衣服仍能烫伤你的温度。你的喉咙发紧,你在他耳畔轻声说“韩。”

韩从不喜欢被命令。

你的手沾上了果汁,奶油色的甜味的汁液弄脏了韩的衬衫领子,因为你紧紧攥着这块布料。你的一些眼泪掉在了韩的夹克的肩上,在韩动作时一直你的脸颊在那块地方滑动。

当你们接吻时,韩的味道充满了你的口腔,他充满了你,你模糊地想。你看见韩的眼睛,灰色、绿色糅杂,你贴上他的脸侧,从他身上汲取温度。

韩完成时,你们都是一团糟,体液混合在一起,有一些沿着你的大腿根流下来。

你从余韵中缓过来的速度比韩慢一点。他先开口,喉结上下滚动:“我爱她。”他的语气什么都不带,像是一个陈述句,但他在你的腰上收紧了手,将你们拉得更近。

你想说我知道,你想说我也爱她,你想问为什么是现在。但最终你将头埋进了他的脖子,他的鼻子蹭着你的发尾,牙齿在你的皮肤上留下一些标记。

你知道它们在旅途结束前就会消散。

7

那是唯一一次。你们都没再提起过。

8

学院建立几年后,莱娅将本带到了你面前,他已经长得很高了,你还是收下了他,尽管你从原力里感受到一丝让你不安的波动。

本寡言少语,像是还不能适应过高的身体,总低着头,他似乎对成为绝地并没有什么渴望,表情无聊,有一些孩子会好奇地看着这个年长的男孩,但不会靠前,你怀疑本一直没有真正的朋友。“天行者大师。”他和所有人一样喊你,你怀念他喊你“舅舅”的时候。

韩很少来学校,可能是逃避见你,因为你想不出他有什么理由不想来见本。

你在本的心底经常瞥见一些让你不安的情绪:狂喜、愤怒、恐惧。这不该是绝地之道,你寻觅时机,去找他对质。

错误,误会,毁灭。

你不会原谅自己。

9

女孩的执着让你惊讶,你很多年没见过人类了,看护者们也好奇地看着蕾伊,她们用拉奈人的语言询问她来干什么,自然没得到回应。女孩问你,你出言讽刺。

几天后,她也知道了那件事。

错误,误会,毁灭。

她像你生命中所有人一般离开了。

火光映照出尤达半阖的双眼,你听见看护者们在村落里尖叫。

你决定结束这一切。

10

阿奇托的海面和纳布的很像,那是你母亲的家乡,阿奇托的落日和塔图因的很像,那是你父亲的家乡。你闭上眼睛,感觉回到了原点。

莱娅依旧美丽,她的眼睛依旧有神。

你本该见到韩的。

潮起潮落,云起云沉,你发出最后一次吐息。






.

.

.

.

终于写完了


评论(2)
热度(44)
©babyisayno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