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byisayno

ooc同人存放地

【Luke中心向同人】Lucky (1)

*第二人称视角原著向同人,主skysolo,Han/Leia提及,轻微银河骨科

*虐预警

1

你始于一声混合着你母亲气音的啼哭,但这并不是你最早的记忆。你没有模糊的关于母亲的记忆,许多年后你才知道她的姓名,那时你的手划过她的画像,你在出生后第一次触摸她的脸。你没能享受到她的拥抱和亲吻,像你妹妹那样。

你最早的记忆是贝露婶婶悬挂在你摇篮头顶的那个飞船模型,你看着它旋转,引你发笑,所以那至少也是快乐的回忆。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都是你唯一的乐子,直到夜明者家的男孩带来他的玩具,你们分享、交换。

你对双亲知道的寥寥,但这是塔图因,你该庆幸你不是奴隶,活过了成年,你不该奢求更多。有许多人没有你那么幸运,他们死于帝国的枪炮下,死于奴隶主的棍棒下,死于贾巴的掠夺下。你和比格斯每次跳上跃空机去乞丐谷,都像在挥霍自己那些多余的幸运。在你的梦里,你跳上的不是廉价的T-16越空机,是科洛桑产的新式飞船;你越过的也不是乞丐谷,是银河系里那些美丽闪亮的星球。有很长一段时间里,你以为你的幸运是会一直持续的,直到你看见那两具焦尸。

以后,会有人说这是个契机,会有人说这让你下决心,会有人说这是天行者的第一步,但那时你只觉得悲伤且愤怒,在那时,一直眷顾你的幸运并没有保护你,它们抛弃了你。你离开了你成长的星球,最后回看了一眼那映照你十九年的双子太阳,它们炽热依旧,再往后的日子里也是如此,就像你多年后去往的另一颗双子星球,在那时,幸运又抛弃了你一次。

2

遇见韩是否是幸运?你不知道,但你十九岁时并不会考虑这个,你那时候只羡慕韩。你羡慕他比你更高,更英俊,更成熟,也自然更能吸引莱娅的目光。韩喊你“小子”,也许你确实只是个小子,不是说你和他之间的年龄差,而是你的一切都在他面前显得小。你有时目光带羡地扫视韩,他为何如此自信?你有些绝望地意识到莱娅看他的目光和看你的目光是不一样的,莱娅爱你,信任你,但永远不放心韩。那就是你和他的不同了,莱娅可能更爱韩,即使你是先得到她吻的那个。

但不一样,很不一样,有那么多事在雅汶战役中改变了,你还没来得及为比格斯的死哀悼,就被授予了英雄的勋章。你十九岁,一个星期前还是塔图因的湿气农场男孩,一个星期后就是整个银河系的英雄,你走路都感觉飘飘然。授勋仪式上,楚巴卡和韩站在你身边,后者对莱娅挤眉弄眼。

庆祝派对上没人给你酒喝,所有人都觉得你太小,你不知道是因为你的娃娃脸还是因为你的身高,你辩解你已经成年,也喝过酒,但没人去听。韩喝了很多,甚至醉到要楚巴卡扛回房间。你和他一间房,然后楚巴卡对你嚎叫,3PO说那是让你照顾他,金色机器人表情一如既往的惊恐。

韩,英俊的韩,喝醉后更是英俊得让人恼火。甚至他说的醉话也是十几种语言的情话,喊着不同女孩的名字,他混乱,但却性感的让你心烦意乱。当他终于安静下来、你为他盖上被子时,你突然有一种冲动,想看看韩的眼睛颜色。你之前并不是完全没有注意过,有时候你以为它是棕色,但有时候它看上去更像绿色。你从没有那么冒犯的冲动,那么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,你想掀开韩的眼皮看个清楚。

你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,因为韩睁开了眼睛,他这时候明显还没醒酒,目光涣散。他说:“小子,怎么?”

眼睛,我想知道你的眼睛颜色。

你没把它说出口,你转头离开,感到他的视线像蛛网一样黏在你身上,在你走到足够远的距离后终于被扯断。

3

你总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只有这事你藏得很深。

4

你到达的时候本刚出生,莱娅精疲力竭的躺在床上向你问好,婴儿蜷缩在母亲怀里,韩的嘴唇在妻子的额头和儿子的眼皮上轻轻掠过。你坚持亲吻了妹妹的额头,问她孩子的名字,她的褐发被汗水粘在脖子上,一脸倦容,但声调依然有她指挥时的从容和优雅:“本。”

你们用肯诺比的名字给这个婴孩命名,韩坚持要你抱一下小本,你惊讶于新生儿的分量之轻。男孩在你怀里如此柔软,最昂贵的面料也比不上他,他紧握的小拳头里仿佛攥着全世界。本身边的原力是明亮而轻柔的,他没有睁开眼睛,你好奇他的眼睛颜色。他的头发稀疏地覆盖在脑袋上,颜色比他父母的都要深,一般来说,新生儿的发色都会比他们长大后更浅。你曾以为你了解原力的旨意,但婴孩显然是另一回事*。

你和本拍了你们的第一份全息影像,莱娅要求的。韩说这就像一个孩子抱着另一个孩子一样有趣,你低头看本皱起来的脸,感觉心被他攥住了。

你们待得太久,医疗机械人开始赶你们走,刚才一直沉默地窝在你脚边的R2却转去床边,它看着白色床单上熟睡中的本,小心的发出一串“嘀嘀”声。这是它第二次看见刚出生的孩子,但每一次它都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,你摸摸它的头,在医疗机器人的催促下和韩离开了。

去用餐区的走廊上不停的有人向你们祝贺和致敬,你看着韩的背影,你能通过原力感受到他的喜悦。

本来是要喝酒的,不过这艘船不提供酒精饮料,你们将就着拿了两罐果汁碰杯,果汁的外包装是可疑的黄绿色。你转换视线,在韩垂下睫毛仰头喝时盯着他的眼睛。

蛛网又粘上来了,这次你没法拉开距离。

韩舔了舔下唇上的果汁,问你发生了什么。

眼睛,原力啊,我想知道你的眼睛颜色。

你选择换个方式:“本的眼睛是什么颜色?是你那种很浅的棕色吗?”

科雷利亚人笑了:“恐怕他更‘天行者’一点。”

那就是莱娅的颜色了,棕色,也很漂亮。

“小子。”韩又说,这次他的神情有点认真,你看向他,“而且我的眼睛不是棕色,是绿色,带一点灰色。”

你喝了一口果汁,它的味道和外包装一样糟糕,你本来不打算真的喝的。

你不知道韩怎么喝得下,还喝完了。


*这段化用了官方短篇《The last one standing》里的欧比旺形容卢克的“生命原力是一回事,婴儿显然是另一回事”。


估计下一次更新就能完结了。

评论(9)
热度(55)
©babyisayno | Powered by LOFTER